绍兴 纺织印染

绍兴水易纺织

电话:+86-0512-62568961

传真:+86-0512-62568963

网址:http://www.jiayuetextile.com

邮箱:mandy@jiayuetex.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辰雷科技园B栋517#

绍兴金秋纺织

绍兴纺织

绍兴金秋纺织未知 绍兴水易纺织admin 绍兴天创纺织2019-04-02 08:48 绍兴金点子纺织有限公司

周五,在一季度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中美股市出现了一个精准的同步,双方携手各自拉出了一根“大阳线”。

而拉出阳线的背后,中美也有着巨大的相似,分别搞出了“口头”的降息和降准。

先是官媒《证券日报》发布头版文章称“降准仍是货币政策工具首选,最快下月成行”,随即市场广为流传4月1日降准50个基点。

接着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美联储应该立刻降息50个基点,特朗普随后表示,如果美联储没有错误地加息,美国经济和股市应该会“高很多”。

在“口头”降准和降息的力推之下,中美两国股市都搞出了一波气势如虹。

当然,口头终归是口头,已经确定了今年路线图的美联储不可能因为特朗普的嘴炮降息;中国的央妈也在周五深夜紧急发布,市场上流传的降准是谣言。

全球“降息潮”开启,年初已初露端倪

1、1月28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认为“欧元区经济前景所面临的风险正发展成为偏下行”,并暗示“如果形势变得非常糟糕”,欧洲央行不排除重启新一轮QE量宽买债政策

2、1月31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一定程度上,未来(美国)加息的可能性下降”。

3、2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副主席克拉里达受邀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进晚宴,讨论了近期美国经济形势,鲍威尔再次强调政策走向将完全取决于未来经济数据。一贯强势的美联储,在加息问题上,逐渐由鹰派转向鸽派

4、美联储的鸽派言论发表后,有债市交易员甚至押注美联储下一步会降息。相关交易人士甚至认为美联储在12个月内下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的可能性从20%上涨到了34%。

5、2月7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打响降息第一枪。而在此前,支持收紧货币政策的央行行长宣布辞职,支持政府降息的行长上任,这表明印度政府的降息行动“早有预谋”,并且仍会继续。

6、2月7日,英国央行下调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期,称下调增长预期反映了全球经济走弱和英国脱欧不确定性上升。随着脱欧节点的临界,市场一度传闻的通过降息对冲脱欧负面影响的政策操作,其可能性正在提高

7、2月8日,澳洲联储将经济增长预期下调,并暗示未来降息概率增大

8、2018年加息最为激进的菲律宾和印尼,受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9年,降息的呼声日渐强烈

或下调经济增长预期,或宣布直接降息,或暗示降息可能性在增大,叠加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被普遍下调的背景,宽松,正在由可能变成现实。

上述央行的举措并不独立,而是一环扣一环,尤其是美联储这个全球货币政策风向标的转向,进一步暗示了2019年全球货币政策有可能发生重大转变。

全球“降息潮”,已经在路上。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最抗衰退的国家也扛不住了

除了要看美联储的“脸色”,经济运行情况是其他国家央行货币政策的核心考量因素,一般遵循“经济低迷—降息,经济繁荣——加息”的思路。

而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澳大利亚一样,可以连续超27年不发生经济衰退,就连肆虐全球的2008年金融危机也没有让该国出现连续两个季度GDP负增长的衰退现象。

在这长达近30年的超长经济扩张期内,澳大利亚的经济也出现过起伏,但经济周期并未真正消亡。

然而,全球经济增长的放缓,成了一道屹立在澳大利亚面前的大坎。

2月8日,澳央行下调了一大部分的增长预期:将截止2019年6月份的GDP增速预期由3.25%下调至2.5%,同时,预计截至2019年12月,失业率将攀升至5.0%

之所以大幅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主要就是担忧全球贸易紧张以及东亚经济疲态显现给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带来的潜在冲击。

经济增长预期的大幅下调,虽然不是灾难,对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整,却会形成重要影响。

澳洲联储主席Lowe就表示,将密切关注就业市场表现,若失业率上升,且通胀停滞不前,那么降息将是合适的

经济增长预期大幅下调,央行考虑降息,这个思路恐怕不是澳大利亚央行独有的。

如下图所示,包括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在内,IMF在2019年1月下调了多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并没有因为步入新年而变小,反而实实在在增大了

数据来源:IMF,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IMF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已越过峰值,提示全球经济增长下行风险,而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则是风险主要来源:

“贸易政策不确定性,以及对贸易摩擦升级和报复的担忧,将降低企业投资,扰乱供应链,减缓生产率提高。由此导致的企业盈利前景黯淡,可能削弱金融市场情绪,并进一步抑制增长。”

按照“经济低迷—降息”的思路,澳大利亚暗示未来存在降息的可能,印度换上支持降息的行长并果断降息25个基点,美联储转鸽,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也释放可能宽松的信号。

从这个角度来看,经济数据的低迷和持续走弱,正在倒逼各国央行,降息不止停留在口头,一有需要,将会随时落地

毕竟,保住经济,是央行的重要使命。

国内货币政策空间扩大宽信用继续加码

虽然中国的央妈在周五深夜紧急发布,市场上流传的降准是谣言。

但基于市场对于宽松的一致预期,“口头”降息降准对市场的影响不容忽视!

而且,《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今年国内会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当然,美联储的加息周期进入尾声,在一定程度上一会打开国内降息空间,今年定向降息或可期待,当然OMO、MLF、TMLF等政策工具降息也是备选项。

无论降息还是降准,央行的本意都是为了刺激投资和消费,但是口头降息和降准的出现,又会使得大家认为,未来能够更容易借到钱或者借到更便宜的钱,甚至认为风险正在加大,因此导致市场减少投资和消费。

而投资和消费的减少,又会逼着央行通过降息和降准来提振投资和消费,最终,就会出现危机倒逼央行提早打出“双降”手牌。

所以,相比于美联储的“沉默”,咱央妈倒是紧急出来辟谣,这是因为对于“口头”降息降准,中美双方的态度南辕北辙。

美国白宫希望的是市场达成“预期一致”的降息。

因为明年是特朗普的大选年,他需要降息提振股票来换取选票。所以,无论是库洛德还是特朗普不断对市场喊话降息,都会导致市场上形成巨大的降息预期,届时市场的压力就会迫使美联储不得不妥协来降息。

迫使美联储提前降息,就能够将刺激政策的主动权握在白宫手里,虽然极大增加了美国金融风险,但特朗普却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毕竟,08年麦凯恩就是因次贷危机的拯救不利输给了奥巴马,视麦凯恩为宿敌的特朗普必然会未雨绸缪,避免在大选期间被搞出一个“经济珍珠港”。

而相比于白宫推动“预期一致”降息的私心,考虑长远的中国政府,则希望通过市场无法达成“预期一致”,来维护市场的稳定。

这是因为,一方面,今年要启动新基建的科创板,也要推动央企的重组和混改,主板市场需要有一个稳定的“慢牛”。

另一方面,今年要启动清理隐形的地方债和房地产税的立法推动,因此土地与房地产市场也需要一个稳定的预期。

因此,为了达成稳定的预期,我们就需要避免一致的“单边预期”。

否则,就像2015年的股市,先是预期一致的暴力拉升,再是预期一致的“熔断”重挫,让科创板的前身战兴板彻底报废,央企的重组混改也不得不推迟。同样,2016年在大水漫灌的一致预期之下,全国房地产楼王频出,房价几何倍拉升,也使得城乡土地流转和加速城镇化也成为空谈。

所以,在今年开启的一系列改革压力之下,各种政策都需要“精准滴灌”,不能让市场形成预期来对政府施压,因为就像易纲行长说的,降准还有一定空间,但比前几年小多了。

而今年一系列的任务极为严峻,都是不容有失的,吸取了15-16年的失败教训,因此央妈绝不希望那么快就把手牌都打出去。

甚至在这个基础上,很多政策左右摇摆也就容易理解了。

监管对于“阳线”的态度,是“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涨的过火了,就放几个券商的看空报告,用市场行为来打一打,跌的狠了,再放出来几个妖精和专家出来高呼利好,要让市场上看空和看涨的犬牙交错,嗯,就像3000点左右已经横盘一个月了。

同样,房地产也是如此,相比于坚决遏制上涨的房价,其实政府更怕的是房价下跌,因此现在的调控也是一城一策,对于下跌压力大的城市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允许部分地区出现“暖春”,借此平衡全国的房价。

所以呢,未来随着美国转向降息,中国降准降息也会跟进,但是为了给自己多留几张手牌,防止市场形成预期一致,“口头”降准等情况必然要被打压,监管进入一个“拼微操”的阶段。

而且,为了推动市场上多空对弈,一段时间内,可以预见的是从资本市场到房地产市场,都会给妖精们和炒家们留有足够的施展空间和培育韭菜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接下来应该还有一段美好的春天。

资产配置逻辑如何变?

实际上,早在美联储转鸽派之前,中国央行早就有了“降息”操作。

1月23日,央行宣布定向降息,央行发布公告称,开展了2019年一季度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释放资金2575亿!

1月25日,今年首次降准的第二轮落地,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专家预计会释放7000-8000亿资金。

前后加起来,央行释放的资金规模约为1万亿元

同时,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更是认为,中国有望在今年二季度加码宽松政策,例如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可能迎来更大幅度的下调。

国泰君安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放缓,中国经济二三季度下行压力比较大,下调贷款基准利率或势在必行,预计2019年央行将下调贷款基准利率1-2次,降准250个基点。

综合以往几轮全球货币政策变化,中国央行具有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非别的国家加息,中国央行就一定会加息;同时,别的国家降息,中国央行也不一定跟随。

展望2019,中国央行存在降息的极大可能性,但原因不是为了追随海外央行,而是因为中国经济存在的下行压力。